站点搜索: 现在的时间是:
首页>廉洁文化专栏> 正文廉洁文化专栏
廉政故事
发布时间:2016-04-28 08:31:25 来源: 作者: 阅读次数:0 【字体:

以廉为宝

春秋时,宋国司城子罕清正廉洁,受人爱戴。有人得到一块宝玉,请人鉴定 后拿去献给子罕,子罕拒不接受,说:您以宝石为宝,而我以不贪为宝。如果我接受了您的玉,那我们俩就都失去了自己的宝物。倒不如我们各有其宝呢?

 

杨震拒金

东汉时,杨震在赴任途中经过昌邑时,昌邑县令王密山来拜访他,并怀金十斤相赠。杨震说:故人知君,君不知故人,何也?王密没听明白杨震的责备之意,说:天黑,无人知晓。杨震说:天知,神知,你知,我知,何谓无知?王密这才明白过来,大感惭愧,怏怏而去。

 

一钱太守

东汉时,一位叫刘宠的人任会稽太守,他改革弊政,废除苛捐杂税,为官司十分清廉。后来他被朝廷调任为大匠之职,临走,当地百姓主动凑钱来送给即将离开的刘宠 ,刘宠不受。后来实在盛情难却,就从中拿了一枚铜钱象征性地收下。他因此而被称为一钱太守

 

吴隐之不惧饮贪泉

晋代人吴隐之任广州太守,在广州城外,见一池泉水名贪泉。当地传说饮了贪泉之水,便会贪婪成性。他信这些,照饮不误,饮后还写了一首诗:古人云此水,一歃怀千金。试使夷齐饮,终当不易心。他在任期间,果然廉洁自律,坚持了自己的操守。

 

一贫如此

南宋大臣张浚因与奸相秦桧政见不和,被贬往湖南零陵做地方官。他出发时,带了几箱书随行,有人诬告他与乱党有关系,结果被高宗检查书信和破旧衣物,高宗叹息道:想不到张浚贫守到如此地步!很可怜他,于是派人骑快马追上张浚,赏赐他黄金三百两。

 

两袖清风的于谦

明朝名臣于谦居官清廉。一次,朝廷派他巡察河南。返京时,人们买些当地的绢帕、蘑菇、线香等土特产回京分送朝贵,他没有接受。同时还写了一首诗表明心迹:绢帕蘑菇与线香本资民用反为殃。清风两袖朝天去,免得闾阎(指百姓)话短长。

 

不私一钱

明朝时,嘉兴知府杨继宗清廉自守,深得民心。一次,一名太监经过这里, 向他索要贿赂,他打开府库,说:钱都在这儿,随你来拿,不过你要给我领取库金的官府印券。太监怏怏走了,回京后,在明英宗面前中伤他。英宗问道:你说的莫非是不私一钱的太守杨继宗吗?太监听后,再也不敢说杨继宗的坏话了。 

 

手好不要钱

清乾隆进士王杰为人刚直敢言,不附权贵。当时和坤在朝中专权,大臣都不取得罪他。惟王杰每每与其据理力争。有一次,议政完毕,和坤有意戏弄王杰,拉着他的手说:好白嫩的手啊!王杰正颜厉色地回答道:王杰手虽好,但不能要钱耳!和坤羞愧而去。

 

公孙仪拒收甲鱼

公孙仪是战国时鲁穆公手下的丞相。他特别喜欢吃新鲜甲鱼。于是送鱼的纷纷上门,但都被公孙仪一一回绝。公孙仪的弟弟对此很不理解。问:"你素来喜吃甲鱼,为何别人好心送来,你却不收呢?"公孙仪说:"正因为我喜欢吃甲鱼,所以才不能收。吃几条甲鱼固然微不足道,但倘若我经常收别人的礼品,那就要落个受贿的坏名声,到头来连丞相的官位也会丢掉。到那时,为兄再爱吃甲鱼,恐怕也吃不成了。现在我不收别人的鱼,倒还可以安稳地做丞相,多吃几年我爱吃的甲鱼。"

黄金难换心

明代李汰任朝廷主考官时,有一年在福建主持科举考试。一天深夜,有位求情者送去一包黄金,请他给予通融,当即遭到李汰的回绝。李汰还挥笔写下一首表露心迹的拒礼诗:义利源头识颇真,黄金难换腐儒心。莫言暮夜无知者,须知知乾坤有鬼神。

 

两袖清风

明朝的于谦,为官清廉,两袖清风的故事就发生在他身上。一次,他要进京办事,一些同僚劝他:你不向上司献金玉,带上土特产,如绢帕、蘑菇、线香之类, 也是送个人情啊!于谦听罢赋诗一首:绢帕蘑菇与线香,本资民用反为殃。清风两袖天朝去,免得闾阎话短长。这便是成语两袖清风的来源。

 

海瑞上任

朝廷派海瑞做淳安知县。他上任时,一不坐轿,二不乘船,只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秀才衣,骑着一头骡子,带着书童海安,悄悄地进了淳安县界,沿着茶园小溪一条小路向前走去。

再说茶园小溪,有个姓冯的大财主,方圆十来里都是他的田庄,他又是淳安县衙冯县丞的结拜兄弟,平日仗势欺人,当地百姓背后骂他冯剥皮,到县城里去,都不敢打他家门前经过。

这天,冯剥皮正和冯县丞在中堂喝酒猜拳,突然听到门外吵闹,就绷着一副木板脸皮走了出来。只见七八个家人跟一个骑骡的穷秀才争吵,冯剥皮站在台阶上大声骂道:!哪里来的瞎眼乌鸦,竟敢在大爷门前吵闹!”立即吩咐打手:快把这个野种拉下来,骡子没收!” 打手们一拥而上,不由分说,就将海瑞从骡背上推下来,把骡子牵走了。海老爷见他们白天打劫,肚皮都气炸了,跑上前去问:你做事讲不讲理?为何无故抢我的骡子?”冯剥皮冷笑一声:咦,你这还不懂?你的骡子从我家路上经过,当然得没收!海老爷也大笑一声:自从盘古开天地,大路一万八,小路三万六,哪一条不是老百姓走出来的?田有田契,地有地据,这条路是你家的,拿出凭据来看看!”冯剥皮被问得无话可答,把木板脸皮一放,喝道:来人啦!掌嘴!”一声吆喝,就有四五个打手拥上来要绑海瑞。

海老爷站在原地动也不动,说:慢来!我一不偷,二不抢,你凭什么绑我?你一不是官,二不是吏,又凭什么掌我的嘴?”冯剥皮笑道:好哇,你以为我无法治你吗?来人,快请县丞兄出来!”这时,冯县丞正在中堂喝得晕头转向,吃得满嘴挂油,一听有请,连忙理理衣衫,摇摇摆摆地走了出来,打起了官腔:何人大胆,敢在这里吵闹,打搅本县吃酒?来人啦,把他拿下!”

海瑞被连人带物拽进中堂。冯县丞喝道:冯爷的房子在这里,屋前的路就是冯爷的。你走了他家的路,他家就该牵走你的骡。你喧闹不休,扰乱民心,一定是不法之徒。来人,查看一下他的包袱!”

家丁们夺下海安背的包袱,七手八脚打开一看,只见里面整整齐齐放着知县的官衣、官帽和官靴。大家都吃了一惊,冯县丞看了,也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想:这穷秀才哪来的官服?听说最近朝廷要补个知县来,莫非就是他?”他越想越怕,鼻尖上直冒汗。这时,海瑞从怀里掏出吏部文书和印信,亮在冯县丞的面前。冯县丞和冯剥皮一见,扑通跪倒在地上,连连磕头:大人恕罪,大人恕罪!”

后来,海老爷把冯县丞革个职,狠狠打了冯剥皮40大板。茶园一带的老百姓人心大快,都说:海老爷没上任就给老百姓出了怨气,真是海青天哪!”

 

徐文长送寿联

这是一个春光明艳的好日子,苏州近郊吴县的乡村,路两旁麦黄秧青,百花飘香。徐文长。悠悠地踱着方步走着,却见路旁男女都满脸怒气,有的还在抹泪。徐文长好生奇怪,就问道:诸位乡亲父老,有何为难之事?”“与你说也是白说!”“不妨说说厂这时,有位老者见徐文长一片诚心,就说道:徐知县五月初三寿诞之日,要我们乡民为他祝寿。如今青黄不接之时,百姓连饭米都艰难,哪来的钱呀!”

 知县生日,要乡民为他祝寿,有这等怪事!”徐文长心里这样一想,立即就知道这肯定是个贪官污吏。他略一沉思,接着说道:不用愁,你们这位徐县爷,与我徐文长是堂兄弟,既然要你们送礼,我就为大家写副寿联,你们送去不就省礼了吗?”

吴县知县徐谦也是三考出身,久闻徐文长大名,寿诞之日,见乡民献上徐文长写的对联相贺,心中大喜,忙将贺联摊开。不看犹可,一看可把徐谦的脸也气歪了,只见寿联上写着:大老爷过生,金也要,银也要,铜钱也要,红白一把抓,不分南北;小百姓该死,稻未熟,麦未黄,高粱未有,青黄两不接,送甚东西。

    这副对联对仗工整,虽是大白话,却含意深刻。徐谦被刺得好不气恼,大声叫道:狂生大胆,竟敢讽刺本官!”说着,蓦地丢下一签,要衙役去抓徐文长。这时,一位书生模样的人踱上公堂,只见他对盛怒的徐谦一拱手,说:有劳大人相邀,我徐文长就在这里,何用去抓。徐大人请我相见,有何见谕?” 徐谦有些才学,就故意在对联上做起文章来,他说:既然你擅对联,那我有一上联,你能对出来吗?”徐谦心想,如出一个怪联,徐文长对不上,那就可以当堂对他发作了。于是徐谦接着说:如不能对上,那就休怪本官不讲情面!徐文长知徐谦用意,慢悠悠地说道:真金不怕火,就请大人赐上联!徐谦突然出了这么一个上联:云锁山头,哪个尖峰敢出?语含双关,有点威胁味道。徐文长也不计较,抬头只看外面的天,半晌无语。徐谦断定他对不上,就大喝一声:何来狂徒,竟敢冒称徐文长,还不给我拿下!”众衙役正要动手,只见徐文长突然哈哈大笑,然后正色说道:且慢!” “为何久无下联?”徐谦气势汹汹。不想徐文长用手指天,说:我不是早对出来了,难道徐大人真不领会?”

徐谦一愣,说:那就快说!” 日穿洞壁,这条光棍难拿! 徐谦闻联,目瞪口呆。

返回首页|关于我们|交通指引|收藏本站
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技术支持:南京通达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建议浏览器版本在IE7.0以上浏览